凤凰花

【超蝙】偷梦人

太太写好甜,我要有快乐的蛀牙了!!!

遥北北:

310贺,小甜饼一发完。


奇妙十题之一:偷走噩梦加糖煮成好梦之后再还回来。


原梗链接http://echooh.lofter.com/post/311b85_baf1074


早在相遇相识相爱之前,他们就互为彼此的偷梦人。


布鲁斯第一次看见那个神奇的气泡是在游轮上。他因为系统故障不得不和那个星球日报的记者挤在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对方毫不客气地把被子生拉硬拽全扯到了自己那边,一米九的大个子,睡得缩成一个球。


更大的苦都吃过的大少爷从床上站起来,一边告诉自己这是为了保持人设,一边抬脚准备给这个倒霉记者来一下子。


然后他就撞到了头。布鲁斯疼得一缩,发现撞上自己头顶的是个气泡,气泡中间是个爆炸的星球,借着月光,能看见它的残骸漂浮在气泡里。


布鲁斯揉了揉肿起来的脑袋,意识到这是克拉克肯特的梦。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种噩梦了。小时候只要他做噩梦,他的母亲就会把那个梦的气泡拿走,加糖煮成好梦再还回来。他的父母死后,阿尔弗雷德也曾想这么做,被他拒绝了。他需要体验痛苦。加了糖的噩梦不过是一种矫饰。


虽然时日已久,但布鲁斯记得自己的噩梦气泡是柔软的。童年的他偷偷戳过,像是柔韧的丝线又像是云絮。但这个气泡是硬的,中间还有一颗爆炸的星球。不愧是超人,钢铁之噩梦。意外发现超人身份的布鲁斯很满意,正好省去了他调查的工夫。


超人的梦还在继续。沉静的宇宙变成燃烧的火海,火海中伸出无数的手。布鲁斯几乎能听到他们无声的呼救。他们的手指向天空,指向那个披风猎猎的神明。超人俯冲,然后火焰将那些焦黑的手吞噬殆尽。


布鲁斯没有再看。他把那个气泡拽下来抱在怀里,踢开门往厨房走。钢铁之人的噩梦很重,幸运的是蝙蝠侠刚好拿得动。


谁也不能保证超人不会因噩梦暴走毁灭地球。这是个简单的风险控制。


深夜的厨房没什么人,只有两两三三的几个在煮着自己亲人和朋友的噩梦。布鲁斯撒着钞票把他们都赶走,然后把那个梦扔在台面上,叮叮咣咣敲成适合入锅的大小。亿万富翁和黑暗骑士都没什么料理天赋,万幸这也不需要什么技巧,只需要不断地加水和放糖。


厨房白色的灯光照着慢慢沸腾的锅,布鲁斯看着那个梦在水里浮沉,渐渐显出透明柔软的质地,细白的糖一勺一勺加进去,水咕嘟咕嘟地冒泡,迷蒙的白气让人心安,也让人昏昏欲睡。


年幼的他站在一旁看过母亲煮梦,玛莎柔声告诉他这不仅需要水和糖,还需要爱。爱是最奇妙的化学反应,不巧的是蝙蝠侠没有。他把那个质地像轻纱云絮一样的梦捞出来,在画面里看到一片金黄的玉米地,男孩在里面偷偷地飞行,草叶分开又合拢,他的身后跟着他欢快奔跑的狗。玉米地的边缘站着一对夫妻,平凡朴实,面带笑容。


那时的布鲁斯韦恩不爱克拉克肯特,也不爱超人。


但无论何时的布鲁斯韦恩,都愿意祝福这个梦。


他低下头亲吻那个气泡,干燥的嘴唇感受到水一样的润泽。


多奇妙的夜晚。他回到房间,看着那气泡变得像柔和明亮的月光一样漂浮在超人毛茸茸的脑袋上。这个晚上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小偷,他偷走了超人的梦。


布鲁斯不知道的是,超人也做过同样的事。


氪星人不常路过哥谭,他和蝙蝠侠从未见面,但自有默契。“互不干涉”是这默契的第一条,年轻气盛的超级英雄总有硬抗一切的底气。但这并不能阻止超人倾听哥谭人梦中的呓语。清晨的克拉克并不会刻意控制自己的超级听力,他放任成百上千的声音在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流入他的耳朵,就好像自己和这世界一同醒来。人们互道早安,脚步细碎,行色匆匆,地铁早班车从轨道上轰隆隆地过,太阳才刚刚冒头,连日光都是簇新的。布鲁斯韦恩噩梦中的惊呼在这时就格外突出。


如果他能听到,那这就算他的责任。抱着这样的想法,克拉克偷偷飞到了韦恩庄园。他没有去看布鲁斯的梦,下意识地觉得这个表面花花公子的人应该极为注重这样的隐私。噩梦是最深的恐惧,没人愿意这样的脆弱暴露人前。特别是毫无关系的人。他扯下披风轻轻盖住那个气泡,带着它回了自己的公寓。玛莎喜欢在煮噩梦的时候加入一点创意,比如牛奶和玉米粒。克拉克很好地继承了这个传统,他找出了自己最大的锅,又往里面倒了大量的牛奶和白砂糖,然后在浓郁的牛奶香甜里开始准备自己的早餐。等到梦煮成轻盈的质地,他又轻轻用披风盖上,送回庄园里。


落到阳台上克拉克才想起来,还得加上爱。人类喜欢将他比喻为神,赞美地说一句“神爱世人”。他的确爱人类,但是加到梦里的爱,应该更为私人,更为亲密。


于是克拉克偷偷掀开了披风的一角。画面里是黄昏的哥谭,蝙蝠扑棱着翅膀从满天赤霞中飞过。入了夜,夜色和雾气里的城市慢慢亮起灯火。


这就是布鲁斯韦恩加糖后的梦,是夜晚安静的哥谭城。


克拉克意识到他偷走的不是别人的,正是他从未见过的哥谭骑士的梦。睡觉都不安慰的血肉之躯,背向光,走向荆棘的道路。


爱的形式分很多种,克拉克确信此刻在他心中涌动的暖流正是爱的一种。他低下头唇瓣轻触梦境,希望那温暖能顺着他,流入布鲁斯的梦。


这个平凡的早晨,超人当了人生第一次小偷。他偷走了布鲁斯韦恩的梦。


END.

评论

热度(222)